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30 Thu 2009 21:01
  • 惡夢

昨天晚上因為睡前一股悶氣,結果閉上眼睛卻織成了三個場景不同的連續惡夢。

一個是關於死亡。

一個是關於錯愛。

一個是關於斷尾。

第一個夢,不知怎地回到外公過世的場景。在外公家門口搭著棚子的靈堂,開始下起大雨了,我們跪著。有人要我們在外公棺材的周邊點滿蠟燭,讓他感覺到我們不捨的祝福。可是蠟燭卻怎麼也黏不上。棺材很小很輕薄,感覺相當寒酸,樣子就像是一個作紅龜的模子一樣薄,完全不像是給他安穩躺著的大厝。反正最後棺材竟然可以像床墊一被我們翻到反面,我在夢裡想像外公瘦弱的身子在那個可以翻轉的棺材裡跳躍震動。

外公要走之前的模樣就是瘦的乾巴巴。無論是別人給他穿了幾層的壽衣,就算是我幾乎每次回家都去翻他健康時遊走大江南北的照片,但我就是無法忘記他躺在醫院病床上骨瘦如柴的單薄。那種餘燼的形象總在我覺得心情悲苦的時候跑到夢裡。

第二個夢是關於錯愛。夢到一個現實中討厭,但頗有名氣的人,變成我的另一半。夢裡我們講著電話,他說好要開車到某地載我回家,可是我卻自己想辦法走路,我不想搭他的車,編出的藉口是想散步。後來我還是被載到一個像是高架橋的地方,他指著底下一處看似門禁森嚴也隱密的別墅,告訴我門口那些黑衣人、還有那些黑色的賓士車是幹嘛的。我感覺到被威脅,內心很不悅。我想創造距離,但是夢裡卻不斷被人問起歸屬。事實上,無論我如何回答,在他人眼裡或耳邊,我只是他的從屬物。探問,只是提醒我自己對關係的厭惡。

 

第三個夢,是關於斷尾。場景是國小的大樓。我在教室後面的走廊奔跑,一間跑過一間尋找麥帥。原因是我在地上看到麥帥一整截斷掉的尾巴。耳邊傳來他的喵聲,我一邊大哭一邊奔跑,一邊叫著「麥帥麥帥」。後來我在廁所窗戶的窗框上發現他。他的屁股上有一個很大的傷口。抱他在懷裡,我不知所措地哭著。為母則強這件事我顯然還沒有學會。

因為過於驚嚇所以我醒了。打開房門麥帥好端端的趴在地上,回頭對我喵了兩聲,殊不知在我夢裡的他可是走了一趟生死關。他不會懂,他只管現在有沒有飼料、晚上有沒有飼料、明天有沒有飼料。

偶爾,我流下眼淚的時候他會想去抓那個淚珠。這是他最擬人且浪漫的時候。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夏天很熱,大前天下午來家裡安裝新冷氣的先生說,他從早上九點出來「跑行程」,要裝到晚上十點才能完成今天的進度。嘎逼問他這個夏天安裝幾台冷氣?回答的結果是「多到無法計算」。昨天帶麥帥去看獸醫,獸醫也抱怨今年熱的誇張,很多狗都有皮膚問題,因為太悶熱。

而新聞,則警告民眾,缺水缺得凶,恐怕得限水。

我想,每個人心裡多多少少都感覺到環境變化,變得很不怡人。也正是因為這樣,環境保護成為新聞焦點,「傷害環境」成為法律刑責;同時,因為法律審判並不從道德與價值來裁判,「不愛地球」的證據遠重於愛地球的心,所以攸關環境的道德價值,轉而成為一種商機,穿梭在消費的場域裡。

舉例來說,宅女我今早上網想買K牌的化妝水。來自紐約的K牌一向以「崇尚自然」與「愛護地球」為品牌精神;即便寄給客戶的宣傳品,也不忘加上一行「再生紙漿製造」,說明環保與商業共存的行動。嘎逼突然走近,看到螢幕上的瓶瓶罐罐,發出驚嘆:「喔,這麼貴!?」

沒錯,這瓶水因為「天然」、「自然」,無論它的效果如何,已經價值不菲。自然和天然不再只是一種獨白的價值,當地球開始與商業產生對話時,這個對話的結論就是「環保消費」,白話一點,等於「刷卡加成」。作為一個消費者,我突然覺得自己崇尚自然的價值變成一種「環保消費」的實踐。也就是說,無論如何,已經化約為消費。

這種例子很多。例如前天抬頭看到捷運站手扶梯上「澳洲純淨雪水」的廣告。那篇大的廣告版上,映入眼簾的是雪白的山峰山景,炎炎夏日這個廣告確實消暑,雪景上面寫著「空運來台」的類似標語,標榜消除疆界、跨地域的直取純淨。

或許有些人真心相信雪水比較乾淨。因為當我開始質疑廣告裡的天然/自然意象時,嘎逼就說有人連幫小朋友洗澡都是買空運來台灣的國外泉水。無論如何,我想這裏有趣的並不是「誰有錢到連洗澡都要用國外的礦泉水」,而是「為什麼乾淨這件事情竟然一值千金」?

討厭髒,就要付出代價(and, of course,  you have to pay the costs.)。這真是環保消費裡頭最有趣又最弔詭的邏輯,喜歡天然不愛化學(污染),解決辦法卻不是正視髒,解決髒,而是「創造乾淨」。
這個邏輯就好比小姪女告訴我她把家裡弄得很亂,然而,我竟然沒有直接對著妞妞說,「那麼動手打掃乾淨吧!」相反地,我卻說,「沒關係,那我們到隔壁的星巴克,那裡很乾淨(至少沒有滿地玩具)」

環境保護一旦成為商業活動,其實「髒」就隱形了,因為太多象徵「自然」的物品被創造,佔據了我們的眼耳鼻口,我們哪裡來得及認真去想清楚、看明白,什麼是「髒」。同時,真正的污染也不會浮上台面,永遠都在地下化流竄著,或許這也是為什麼環境保護是如此艱困的任務。

就像是今天早上讀到陳顯茂口述、何宗勳寫的〈茂伯的柳丁、咖啡與垃圾場〉,我才知道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這個原本產柳丁和咖啡的地方,即將是垃圾掩埋場。文章裡表達了村民無法接受農地附近將有掩埋場的政策,更不能接受環評專家竟然不願傾聽他們的說法。以前這種類似的新聞也很多,有一次我就聽過一個長輩看到這種抗爭的新聞,直接下的評語竟然是「應該和回饋金分不平有關」。但是,我覺得時代已經變了。十五年前,或許「乾淨」並不是商業賣點;但如今,物以稀為貴,處處充滿污染的惡地,誰不會為了捍衛自己的純淨土地撕聲吶喊。農村的農產品不僅是為了銷售,更多時候也為了自用。垃圾掩埋場蓋在農地旁邊,對這些用地下水灌溉的農民來說,是多麼殘酷的事實。就像是以後我們不再能仰賴台灣的稻米和水果,還得進口國外的稻米和水果一樣糟糕。

生產的道路是通向消費。當消費「潔淨」成為一種重要的消費動機時,消費者願意花額外的價錢購買「自然」時,一塊可能遭到污染的農地根本就失去他的生產意義了。更別提蓋在嶺南村的是要埋下水道污泥、煤渣、汞污泥的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而且掩埋場的預定地還在烏山頭水庫上游集水區旁邊。

看到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的困境,我不禁想到嘎逼的家鄉古坑。倘若有一天,他告訴我他們家鄉蓋了大的垃圾掩埋場,我想,他帶來的柳丁和鳳梨,我可能也不會想吃了吧!

大家也可以看看木羨 犬的文章:980321我在東山鄉嶺南村的一天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

嶺南鄉民北上赴水利署抗議、內政部陳情、監察院彈劾糾舉2005/01/11


茂伯的柳丁、咖啡與垃圾場

口述:陳顯茂老師
文字:何宗勳,於六月五日世界環境日,地球憲章國際研討會

前言:認識茂伯(陳顯茂老師)已經好幾年,我一直很想把他的故事寫下來,但一直沒有機會,在一個偶然機會,我聽了他捍衛故鄉的敘述,非常讓人感動,於是故事寫出來的,希望更多人關心他們、幫助他們、祝福他們。

◆看不見並不表示安全

很多時候,看不見並不是表示沒有問題,但是當出了問題,想要補救都沒有辦法。我們村莊隔壁六甲鄉,我認識一位朋友,有一次他們想挖地下水灌溉,沒想到挖到地下一百二十公尺,居然冒出乳白色惡臭液體,查出原因才知道是附近垃圾掩埋場污染滲透到地下水源區,那附近的土壤都變差了,無法種出好的農作物、也無法灌溉與飲用!

◆柳丁與咖啡產地要蓋垃圾場

我的故鄉是在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九十年成為永揚垃圾掩埋場預定地,這項消息我們一直都被蒙蔽。等到在動工時,我們很好奇了解,才知道村裡要蓋一個大型垃圾掩埋場,而且還是掩埋事業廢棄物。

知道這件事後,我們村里都非常生氣與憤怒,因為東山是台灣柳丁與咖啡最好的產地之一,當我們種植的農地有垃圾污染時,請問我們要靠什麼生活。更何況,垃圾場預定地靠近烏山頭水庫,是水源保護區,附近被查出也有斷層,縣政府怎以這樣草率通過呢?

當時村民好生氣,我們打電話去縣政府陳情,他們居然跟我們說,都還沒污染,怕什麼怕,等到污染再說。這樣結果讓大家更火,如果土地污染,我們這樣的窮鄉下還要靠什麼過活呢?大家討論結果,決定推派我跟四位為村民去縣政府陳情,可能因為我是村里唯一老師,算是知識份子比較受尊敬吧!

◆四位居民陳情,來了上百位警察

那次,我印象非常很深刻,我們總共也才四位村民,來到台南縣政府門口,發現居然有上百位警察等我們,大家都嚇呆了,我們只不過是要來向我們父母官陳情,又不是來抗議,縣政府怎把我們當暴民呢?我們很難過回家,大夥決定一起壯膽來縣政府陳情抗議,我們一個小小村子,租了二十多部遊覽車再次來到縣政府,沒想到個隔天居然沒有半家報紙報導,新聞完全被封殺。有人跟我們說,你們別傻了,業者關係非常好,很多民代都被他們聘為顧問,他們媒體關係也不錯,你們無法對付啦!認命吧!

大家都被澆冷水,但是村民想到這是祖先留下來的祖產,死也要在這裡,為了後代子孫,大家就是拼老命也要守護它。於是,我們到處打聽、看看有誰願意來幫我們忙。因為要對付這樣複雜的事,靠小小村子是孤立無緣的,我們需要很多專業與協助。

◆官方、學術資料疑造假

透過介紹,我們認識台南市環保聯盟當時擔任理事長陳椒華教授,在我們多次拜託下,她決定答應幫忙。為了突破消息封鎖,她建議改到台南市開記者者會,並到台北市陳情讓消息突破封鎖。我們用盡各種辦法讓消息曝光,給台南縣政府跟業者壓力。這樣密集陳情、抗議,在很多專家協助下,我們慢慢抽絲剝繭,發現很多證據。

最大驚人是發現環評疑似造假,而且垃圾場預定地附近居然有斷層,絕對會污染烏山頭水源地。更讓人驚訝,疑似造假資料,連成功大學這樣學術單位都牽連進來,我們在律師與環保團體建議下,決定一狀告上法院。

◆環評現勘  粗糙讓人生氣發抖

這件垃圾掩埋場核可案是在陳唐山縣長任內通過,到蘇煥智當縣長對本案處理態度還是非常消極。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九五年八月八日,因為那天是父親節,事前我們被告知台南縣環評委員會來現勘,我們一早就在現場守候。

當天天氣非常炎熱,十點三十分車子到垃圾掩埋場,業者也在現場等候。等到環評委員一下車,業者馬上說,天氣很熱啊,請大家到辦公室來吹冷氣;接者,更讓人驚訝,環保局的科長居然說:那就順便在裡面把環評報告寫一寫。我帶頭抗議說:怎都沒有到處現勘就可以寫報告,怎會這樣呢?科長回應說:你們說怎樣都沒有用,垃圾場就是要蓋,委員寫了有錯就改一改,改完就過了!

◆下大雨陳情  打死不退

我們大家聽了好生氣,全身都發抖,快氣哭了!官員怎可以這樣欺負老百姓,環評委員來現場可以不用會勘就可以寫報告,官員還幫業者講話。村民大家嚥不下這口氣,當天下午兩點,一群人衝到縣政府堅持要見蘇煥智縣長討公道。

那天下午雷雨交加,我們在縣府前面跟警察對峙絕不離開。我們告訴縣政府,今天見不到縣長,我們絕不離開,就在縣府前面搭帳棚過夜。情況變的一發不可收拾,縣政府知道理虧,在不斷跟我們溝通無效下,當晚八點,蘇煥智縣長打電話給我,承諾只要司法沒有宣判前,垃圾掩埋場決不會運作。

好幾年下來,每到絕望之時,老天爺總是又開一道曙光,很多貴人不斷出現相挺。在環保團體的協助與不斷抗議下,政府開始願意聽我們的聲音,而且這案子現在連環保署也介入積極幫忙調查。

◆保護村莊  有付出一定有代價

我原本是老師,在鄉下很受人尊敬,退休可以跟太太兒女在家種種田頤養天年,沒想到半途殺出垃圾場,祖先留下來的土地可能就要毀了。大家很難體會,這幾年過程好辛苦,到處陳情、抗議還要舉白布條走上街上讓人指指點點,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官司會不會勝利,垃圾場會不會運轉都不知。

但這段奮鬥過程我們學到很多,認識好多朋友,尤其環保團體不為名不為為利,只為正義公義幫忙,完全義務不拿一毛錢,還出錢出力。最讓我感動是陳椒華教授完全自費、找資源全力幫忙,台南市到我們村子,車程至少一小時,陳教授就來了數百次,有次車子還被動手腳,差點車毀人亡。

這段時間讓我覺得這個社會很溫暖。這些奮鬥過程,都是我們村裡寶貴歷史,一定要記錄下來讓後代子孫知道。

 

◆延伸閱讀:
722環評會審東山案-流會-天地昏暗(台南環保聯盟)
島嶼邊緣:悲情東山鄉嶺南村
公視影音:東山風雲(我們的島精華版濃縮版) 
‧980321的一天我在東山鄉嶺南村(檨犬)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orld games news photo3

 ( 22009 World Game in my HOMETOWN: Kaohsiung City, Taiwan. )

photos of opening ceremony are from KOT-CNA 開幕式圖片出自中央社)

昨天從電視轉播看到高雄世運開幕,內心還滿感動的,沒想到高雄竟然有這麼大器且壯麗的一天,真的很感動!!!作為一個偽高雄妹(因為已經不是「常駐」~),看著螢幕裡繽紛的煙火,竟然看著看著開始喉嚨有點卡卡,眼眶有點濕濕的~

高中畢業之後離開高雄,接下來住過台中、新竹、台北;以前身邊的人只要知道我是高雄人,除了「哇!你怎麼這麼白?(其實跟我同鄉的「白人」還滿多的啊!)」,或者「你高雄人喔,我有朋友念中山耶」之外,通常就沒什麼反應了。比較「專業級」一點的,也頂多提到「西子灣或旗津」和「陸軍官校」之類的。world games news photo2

我敢說,六年前大家對高雄都沒什麼印象!

可是,說真的,自從那個賠錢的高鐵營運之後,還加上泰勞流血流汗幫我們辛苦蓋起來的高雄捷運開始營運後,超多朋友動不動就跟我說「我XX時候有去高雄玩耶!(事實上昨天好姊妹Polly就這樣對我說)」,要不然還會自動跟我說「西子灣那邊阿婆冰真的還滿好吃的」或者見到我劈頭就說「高雄好讚喔」,然後批哩啪啦說一堆去高雄吃喝的事情。

昨天和今天看到世運開幕典禮的新聞,真的很不錯,之前我就很期待「電音三太子」(照片)的安排,就覺得這真是太炫了!我和嘎逼也都很喜歡黃小琥演唱的「高雄組曲」,因為我們都覺得快樂出帆、大船入港超符合海洋意象的主題,! 

其實但是滿腦子想的還是,「哇,這一刻大家的FOCUS都在高雄耶,我們『下港』總算出運了!」

剛剛我還在想,應該來買票帶爸爸媽媽去看比賽,之前和嘎逼兩個人也有研究過賽事,我們發現竟然有日本國技—相撲(看賽程),這輩子沒看過相撲,還滿想看的!哈哈~~14

還記得之前高雄捷運紅線開始營運後,我和爸媽一起搭到橋頭糖廠吃冰,然後又搭到小港機場「巡視」;沿路上我就一直驚訝連連,一直不斷讚美高雄捷運的幸運,因為晚了台北捷運這麼多年,但是也因為這樣很多台北捷運擁有的缺點都有改善。例如,我覺得高雄捷運列車進站的聲音比台北捷運美妙,是一串悅耳的音樂而非咄咄「嗶」人的尖銳警笛聲;捷運車站裡面色彩也比較繽紛,每個車站好像都有自己的主題色;至於車廂呢,那時候覺得車廂好像新加坡捷運,因為是兩排式,比台北捷運車廂窄,有時候就覺得要一直和對面的人相望比較尷尬(誰叫我我生性害羞~~),但是捷運列車噪音比較小(我猜可能重量比台北捷運列車輕吧?)總之那時候坐捷運還挺興奮的,而且現在回高雄下高鐵就都可以直接坐捷運回到家囉,真的很方便。

高雄真的越來越好囉!開心~

想知道最新賽事還有世界運動會的消息,可以到高雄世運看公視網站喔!

另外,部落格文章裡的水精靈圖檔27.gif ,都是在高雄世運官網下載的,也可以去看看!

Check out international news on 2009 World Games in Kaohsiung:

“ Taiwan's biggest international port city, Kaohsiung is served by Kaohsiu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and the Kaohsiung Mass Rapid Transit. Taipei is a 50-minute flight away.

Kaohsiung's World Games mascots, Gao Mei and Syong Ge, each take their names from the city and bear a slight resemblance to the Teletubbies.

The World Games in Kaohsiung marks the eighth held since 1981, when the inaugural was staged in the U.S. city of Santa Clara, California.”

2009 World Game in my HomeTown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5 Wed 2009 14:41
  • 太慢

 

(慢的形態:教育部異體自字典)

  這兩天上了好久不見的MSN,突然覺得地球好像又轉了一圈似的,我卻還沒前進。

大學同學從倫敦回來、大學同學結婚並且就快當爸爸了、朋友要出國了、有人大病一場撿回一條命…

相比之下,我好像過著龜速的人生,我不喜歡這種了無刺激的日子,但是據說必須先讓好動的靈魂學會安安靜靜,才能把論文寫完,是這樣子的嗎?

昨天我又寫完了一節,嘎逼幫我看完後,我興沖沖和他討論著,他給了我一些意見,但我仍一直追問他有沒有看出我文章的論點和想法。最後,他跟我說,我覺得你太急了。你才寫一點點,你要一直寫下去真正的重點應該在後面才會出現。

我受不了我太慢,但是某種程度來說,我仍舊過快。

終日在房間裡面對的牆壁的我,到底要怎麼樣學會感受快和慢呢?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jpg (緬甸兒童的笑臉, by Yvonne Huang的明信片攝影)

朋友Yvonne在泰緬邊境從事人道救援的工作,主要是從事學齡兒童的就學教育。

今年五月,才收到Yvonne寄信來,請朋友們從十七張照片裡挑出六張要製作明信片。那時候回信告訴她,每一張照片都很好,所以真的很難挑。如今,明信片已經做好了,而且聽說第一批很搶手,已經在印製第二批了。真的很高興,這樣的活動能引起大家的共鳴和響應。

在邊境的美索待了四年的她,運用了2009年青舵獎國際參與的個人獎金製作了一組(六張一百元)攝影明信片,希望大家能透過寄送明信片給朋友分享孩子們可愛純真的表情,以及跨界的情意。

這個計畫除了希望透過影像訴說邊境孩子們的故事之外,也希望社會各界能藉此支持泰緬邊境兒童的教育和營養午餐,讓因為戰爭流離失所的緬甸兒童,希夠在戰爭的灰色邊境下,依然有著改變未來的希望!

我的好朋友們,雖然你們會收到我的明信片,但是也歡迎你們一起參與,把愛傳遞下去喔!


關於Yvonne & 這個明信片計畫,引自Yvonne部落格-世界的多版本

泰緬邊境明信片做好了,請大家一起來支持,跟孩子一起說故事..

(中文版)

  • 為什麼要做泰緬邊境孩子的明信片?

我在泰緬邊境從事人道救援工作,也生活在泰緬邊境四年。不論是工作與生活,我都與這裡的泰緬邊境逃亡的人們結下難解的緣分;緬甸境內長達六十年的戰火,造成大批緬甸人被迫離家,客居異地泰緬邊境。這一群人,是難民、移民、無國籍的人;也是與我們一樣,追求著希望與夢想的人。

於是自己經常問著自己,我到底還能做什麼呢?有這樣的機會用眼、用手、用心去觸摸、感受難民朋友們的真實處境,他們的痛苦、快樂和對於明天的焦慮;甚至產生關聯、共鳴,還能夠一起哭,一起笑。雖然自己也經常掉入那,承受著泰緬邊境上流離失所人們的痛楚;依舊明白自己終究是個外來的過客─我畢竟還擁有「選擇」的機會。

泰緬的孩子,說故事─寫明信片計畫,是由我個人將2009年青舵獎國際參與組個人組得獎獎金捐出,製作而成的中英文明信片。我做這件事的動機,是單純想要將獎金回饋出來,取之於哪裡,就用之於哪裡;也藉由緬甸孩子的影像,讓他們說自己的故事,說著他們想要上學的想望。

在網際網路幾乎取代用手寫字的時代,希望經由你們的手和筆,寫一張明信片,再讓你們的朋友知道,在世界的角落,還有這樣的一群孩子;同時透過明信片的遠遊,讓他方好友,重拾一份簡單的問候。

 

泰緬孩子明信片,英文版A

(英文版A)

  • 你如何能支持這些緬甸孩子的夢想?

散落在泰緬邊境的緬甸孩子,由於身分處境的邊緣,生活情況艱辛,也大多數都沒有機會上學去;然而在這樣的困難中,當地緬甸社群卻也自發性的發起了社區辦學運動,嘗試在灰色的夾縫中,替緬甸孩子找到一個改變未來的出口。我有幸見證這樣的過程,現在希望你能夠一起來支持緬甸孩子的上學夢想!

你可以用每1套100元,來支持這個明信片計畫。

現有中文版1套可選擇。英文版2套可選擇。

  • 你可以去哪裡買? 目前明信片的寄售地點有:(以下空間都推薦大家去看看喔,相當值得走的!)

** 生態綠公平貿易咖啡

電話:02-2322 2225, 找文彥

地址: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4巷16號1樓

Email:wenyen.hsu@gmail.com

** 青年成長協會/健康Go生機飲食餐廳

電話:02-2356 3856 ,找嘉豪

地址:台北市青島東路3之4號

Email:greenark@gmail.com

** 台灣自由緬甸網絡/台灣勞工陣線

電話:02-23115918、0925-672721,找鴨子Yaz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漢口街一段110號5樓之14,(捷運西門站,地下街6號出口)

Email: yaz.tsai.tw@gmail.com

** 東海和平咖啡館

電話:04-26317296,找阿達

地址:台中縣龍井鄉新興路55巷12號,(東海別墅夜市內)

Email: thupeacecoffee@gmail.com

** 豆皮文藝咖啡館

電話:07-521-2422,找秋兒

地址:高雄市五福四路131號2樓 (捷運鹽埕埔站)

Email: dogpig.art@msa.hinet.net

** 有河Book

電話:02-2625-2459,找686

地址:台北縣淡水鎮中正路5巷26號2樓,(切勿照地址找,出淡水捷運站沿河岸走3分鐘就到了,真的沒騙你喔!)

Email:book686@gmail.com

**A Room房間咖啡

電話:06-2097979

地址:台南市長榮路一段234巷17號(週二公休)

**Email給我(黃婷鈺 Yvonne Huang) 購買,yvonne5752@gmail.com

需自行付擔郵資,由於我人在泰緬邊境,會請台灣家裡裝明信片的老媽寄給你。

  • 你的支持會到哪裡去?

明信片全部所得,會全數回到泰緬邊境上,你手中明信片裡的緬甸孩子學校去。讓這些緬甸孩子,可以更安穩的上學,有飯吃;讓更多還沒有機會的孩子,有機會上學去。這樣小小的支持,背後的含意只是希望藉由自己的一點投入,創造機會,有帶出更多活水的可能性。此明信片計畫的收入和開支,會在日後公開Yvonne的個人部落格─世界的多版本

  • 你還可以怎樣來幫忙?

轉寄這個明信片計畫給有興趣的人,舉手之勞

–支持一套明信片,送給自己;或是很多套,送給你的朋友

–很阿沙力的email給我,告訴我你不但支持,也有地方讓我放明信片或搭活動,讓我們一起幫泰緬邊境的孩子,說故事。

泰緬孩子明信片,英文版B

(英文版B)

讓我們以不同形式,盡自己的力量,關心這世界。

黃婷鈺  Yvonne Huang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這個科技發達以及估狗(google)大神保護的時代,常常只要打幾個字搜尋引擎就可以幫你找到所有相關的資料,「取你所需」常常只在彈指瞬間。以前我在國圖找資料的時候,找那些沒有被電子化的資料時,腦裡總會浮現「老師真偉大」這幾個字,以前還沒有發明搜尋引擎的時候,老師們也都只能一頁一頁翻著資料吧?

現在輪到我了,最近因為我要找的資料並無法沒有專門的資料庫,所以想要下個指令就派電腦小兵去幫你蒐集相關資訊,唉,想的美!這一陣子看早期的立法院公報看到眼睛快脫窗,這些老資料過去應該都是用打字的吧,所以字體並不是很清晰,用電腦一頁一頁翻,沒有翻過的人真是不知道痛苦。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不認識這位貓友,但是真的覺得她好有勇氣。也真的希望大家能以認養代替購買,並且不要隨便棄養寵物。

此文章歡迎大家轉貼和轉寄。能給予實際幫忙就盡量幫忙囉,不然可以給予她打氣與鼓勵,畢竟照顧這麼多小貓很辛勞,有時要面對社會冷嘲熱諷更是辛苦!

ap_F23_20090610025310985

th7909862.gif我是誰?
我叫林雨潔,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曾經是一個重度憂鬱症的患者,但我信耶穌,倚靠上帝就得到醫治,貓咪是上帝送給我最棒的禮物,所以我決定做這樣的一件事。我嘗試幫助在高雄、屏東地區的街頭及夜市流浪的貓兒,三年前迄今已經完成超過400隻貓咪的找家任務,平時我給予牠們日常所需的基本照護、醫療,等牠們健康之後,我會幫牠們找新主人,讓牠們可以不用再回到街頭流浪,並且成為有人疼的貓咪。

th7909862.gif我在做什麼?
我會固定餵流浪貓,然後把受傷的、懷孕的、要喝奶的、及生病的幼貓帶回家。不親人的健康成貓則帶到醫院結紮,等到傷口好再野放回原處,這樣不僅可以減少流浪貓的數量,也可以延長流浪貓的壽命。而懷孕的貓咪我會等到生產完畢,幼貓斷奶之後再將母貓結紮放養,幼貓則開放認養。

th7909862.gif您也可以幫助貓咪!
貓咪們急需貓食(幼貓)、貓沙(木削沙)、醫療經費、貓罐頭、營養品,如果您願意支持我,您也可以幫助這些貓咪,讓牠們成為有人疼的家貓,或是幫助我們引用、轉貼這些認養訊息,透過網路的力量幫這些貓咪找到家,也為社會盡一份心力來減少流浪貓的數量。當然,更歡迎您來認養這些可愛的貓咪,讓我們一起幫這些貓咪找到幸福。

th7909862.gif歡迎參觀我的貓咪照護紀錄:
http://www.wretch.cc/album/ilovenicky
http://photo.pchome.com.tw/ilovenicky100/
http://photo.pchome.com.tw/rainy73528/

th7909862.gif成為貓中途的故事:
http://tw.myblog.yahoo.com/ilovenicky-100/article?mid=1553&prev=1626&next=1539&l=f&fid=10

th7909862.gif聯絡方式:
手機:0980032699 (手機目前故障中,聯繫請善用mail或留言版功能)
地址:900屏東市瑞光路三段53號
Mail:mensuno101@yahoo.com.tw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讓人忘憂的藍綠色海水 綠島:海水超清澈!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朋友找不到有趣的工作。

好薪水但是總是好無聊~

朋友想找錢多的工作。

一日日無聊但是下班後靈魂是自己的。是這樣嗎?

長輩說,電視上徵才表演都只是場場血汗show,真正的演出總是在後頭,哪裡輪得到我們知曉。

這個世界自顧自地說著,沒有金黃的經濟,它已成黑白。它自顧自說著,人們一廂情願地相信著。

那麼,以前還沒有金黃經濟的時候,世界是什麼顏色?

世界把自己說得越來越無聊,大家也都瘦了。

悼念,那人生中只為一件事情而活的人---重新引領人們感受的 Pina Bausch

如果我覺得世界有一點褪色,那是因為一直以來努力活著帶給人們感覺的人們都慢慢不在了,真難過。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由電子報 2009/06/03

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是國家交響樂團(NSO)團員的首選,也是外界眾望所歸,旅德指 揮呂紹嘉昨天與兩廳院董事會簽約,成為下一任音樂總監,預計明年上任,迎接NSO成立二十五週年。呂紹嘉說,音樂是大家一起完成的事情,別期待他一上任樂 團就會變最好,「尊重音樂家、樂團年輕熱情有彈性、學習力強,這是我覺得跟NSO合作最愉快的事情。」

在返國客席指揮NSO的同時,兩廳院 董事長陳郁秀宣布,呂紹嘉將擔任下一任NSO音樂總監,團員並不意外,呂紹嘉則說,是緣分到了,「我也該告別自由之身了。」他表示,人是會改變的,他不會 眷戀過去在漢諾威歌劇院擔任音樂總監的那五年,「我喜歡往前看。」經過這三年無約之身,呂紹嘉到處客席,遠走家鄉,心情也沉澱了許多,「五年的合約,可以 讓我對NSO負責。」

呂紹嘉說,他很喜歡NSO的團員,「因為年輕,反而吸收力強,也很有彈性;音樂家其實就像水一樣,指揮就是要給音樂家一些形狀,讓音樂家與音樂可以融合在一起。」他說,這是大家一起努力的事業。

從赫比希手上接下這個團,呂紹嘉坦承「壓力很大」。他知道赫比希給樂團德奧曲目,「我還沒有想到要排什麼曲目,但很重要的中心思想就是,為了觀眾跟團員去安排曲目,教育樂迷在音樂方面的新知,這是我最大的心願。」

原 本不想離開漢諾威,卻因為到處客席,呂紹嘉反而成了空中飛人,「與其在國外樂團指揮,不如把時間拿來貢獻台灣。」他十分謹慎地考慮這個新職位,「事實上, 我希望能夠帶給台灣樂壇一種『慢』的觀念,台灣社會運轉太快了,快到沒有間享受慢,這也正是古典音樂可以補足人生活不足的最大理由。」

呂紹嘉成為NSO準音樂總監,另一個期待他多年的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則願望落空。對於任職後年度樂季如何安排,呂紹嘉並不急,「我還有一年才上任,可以讓我多想想。」

nancy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